Menu

北京停车位被曝多重倒手 数亿停车费去向不明 汽车资讯频道 中国汽车供应商网

北京停车位多重倒手 三年数亿停车费去向不明
停车位作为城市的公共资源,一直备受群众关心。按照官方公布的停车位的数量,经过简单计算就可得出每年的停车费应该是数以亿计的巨额资金,但奇怪的是,2009年、2010年北京从停车公司所收上来的占道费只有两三千万,而最近的三年停车费究竟收上来多少,居然没有人能说得清。停车位作为稀缺的公共资源,它属于公共,得自于公共,也应该用于公共,那么这笔钱究竟去哪儿了呢?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从北京的一位停车收费员开始展开了调查,来看看他的新发现。
车位层层转包 停车收费员每天工作10小时只为完成承包任务
这是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在北京建国门附近停车场拍摄到的画面,在这个停车场,我们认识了收费员老张。这一天,北京的气温骤降,寒风中老张一边看着车,一边吃着自己的午饭。
记者:这一天真挺忙的,我看你吃饭都拿着包子?
停车收费员老张:我跟你说我一顿饭吃两个小时。 记者:什么意思?
停车收费员老张:就是说吃个饭,车来了放下照顾车, 一顿饭到两小时。
记者:一顿饭吃下来得两个小时,真辛苦,我看你紧跑。
停车收费员老张:没有时间吃饭。
就在和记者攀谈的过程中,老张发现又停进来一辆车。他放下手中吃了一半的包子,快步上前将计时收费条夹在了汽车的风挡玻璃前。
记者:那像你们打工的一个月给你们开工资是吗? 停车收费员老张:对。
记者:那能开多少钱一个月? 收费员老张:5000。
老张告诉记者,干停车收费这个行当挣的都是辛苦钱,每个月这5000块钱并不好挣,甭管是风吹日晒,还是酷暑寒冬,每天都要守在路边,起早贪黑地忙活。
记者:早晨几点开始收的? 停车收费员老张:7点到11点。 记者:一天啊。
停车收费员老张:16个小时。 记者:整整是一天。
停车收费员老张:一天16个小时。7点11点。
在建国门附近这个停车场,老张已经干了两年了,365天,老张几乎每天都得上班,每天十多个小时拼命工作,由于没有底薪,想要拿到5000元的工资就必须要完成承包任务。
记者:一天多少任务给你定? 停车收费员老张:一天他是一个月多少钱。
记者:一个月多少钱您这样收? 停车收费员老张:两万。 记者:一个月两万。
停车收费员老张:对。 记者:那你们这个是一个月一交,还是每天交。
停车收费员老张:一个月一交。 记者:一个月一交。
停车收费员老张:这个钱交不上扣工资,钱要多余的提成。
记者:那怎么提,多余的? 停车收费员老张:三七提。
老张负责看管收费的这片车位,位于东长安街延长线建国门外的建华南路,这个地区属于北京市商务中心区的核心地区。按照北京市的规定,这个地区属于一类停车场,收费标准一台车每小时10元钱,每个车位公司要上交35元。老张说,这些停车位被他和另外一个管理员承包下来,以这个路口为界,路口南侧这个区域25个车位归他管理,每个月完成2万元的任务。
我们给老张算了一笔账,按照每天8小时计算,每个小时一个车位10元,8个小时应收80元,25个车位每月应该收入6万元。每天公司除了每月派人收钱以外,对于他们这些收费管理员根本没有什么管理。
记者:那平常你们会去公司吗让你们? 停车收费员老张:不去。
记者:不去,你去过公司吗? 停车收费员老张:没去过。
记者:从来没去过。那你见过老板吗? 停车收费员老张:没有。
记者调查发现,有着停车管理经营权的都是各个停车管理公司,但是这些停车公司自己经营的很少,很多路侧停车场都被他们转包出去,有的转包给其他的公司,有的直接转包给个人,有些停车位甚至会转包几次,承包的方式也是五花八门。
北京市朝阳区工人体育馆北路,路侧停车场停车管理员李师傅,今年46岁,干停车收费员这行已经2年多了。今年10月初,李师傅个人承包了工人体育场北路北侧,二环路至春秀路口35个路侧停车位,这个地方属于一类地区,按规定每小时停车费10元钱,我们按照工作8小时计算,李师傅每个月应收停车费84000元,不过,李师傅说,他承包的这些车位远离商场、写字楼等繁华地段,很多时候,都停不满,所以承包费也相对比较便宜,李师傅每个月要交纳承包费一万元。
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:你们就交给段长,你们就每月15号交钱,给他们交,是先交钱,还是1万块钱,还是说到月底给他1万。
停车收费员李师傅:肯定是先交钱才给上岗。
用李师傅的话说,他属于“先交租子,再干活”。每月不管赚不赚钱,必须先交1万承包费,然后剩多剩少就是自己赚的。对于35个车位1万元的承包费,李师傅坦言并不高。
记者:一个月收费,你觉得你一个月收1万35个车位,在你们收费里面算高算低啊?
停车收费员李师傅:低的。 记者:高的收多少钱任务?
停车收费员李师傅:高的有9个,一个月交2万8。 记者:9个车位2万8。
李师傅承包的车位并不是一个人干,35个车位一个人照顾不过来,于是李师傅还找了一个合伙收费的,据李师傅介绍说他的这个合伙人,就是9个车位2万8的承包者,由于承包费太高,根本挣不到钱,干不下去了,随后才找到李师傅共同承包了这里的车位。李师傅告诉记者,他的车位并不是直接与停车管理公司承包的车位,严格地说他这些车位,应该算是他“三包”到手的,车位是“三包”,对于他个人来说是“三无”即没有与停车公司签订合同,也没有底薪,更没有保险,生活也就没有了保障。在他看来,最赚钱的还是拿到这个路段经营权的停车管理公司。
在李师傅看来最赚钱的还是拿到路段经营权的停车管理公司
停车收费员李师傅:老板不但是挣钱,老板有二老板,还有三老板,老板不用什么,什么事二老板,二老板又给三老板,就是段长。
记者:这就是,那相当于这就是坐在家里头等着收钱就行了。
停车收费员李师傅:对。根据北京市现行非居住区占道停车场划分为3类区域。一类地区每小时10元,超出1小时后,按照每15分钟收取3.75元,每小时15元。二类地区每小时6元,超出1小时后,按照每15分钟收取2.25元,每小时10元。三类地区每小时2元,超出1小时后,按照每15分钟收取0.75元,每小时3元。一、二、三类地区晚上9点至次日7点每2个小时收取1元。
不过,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在调查时发现,由于一类地区停车费高,所以实际收费过程中很难严格按照标准收取,收费员和车主讨价还价的情况非常普遍。除此之外,为了多赚钱,超出规定停车总数,见缝插针的情况随处可见。
超出规定停车总数 见缝插针的情况随处可见
建国门外的建华南路,路边收费指示牌上清楚地显示,停车位的经营者是北京远安停车管理有公司,车位总数只有18个。但在这里停放的车辆并没有按照规定停放到停车线内,几乎全部是竖着并排停放。记者在现场仔细数了一下,共停放了38辆车,比规定的多出了一倍。这样一来,收入必然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如果按照18个车位计算,每个车位停放10小时,每小时按照10元收取,一个月停车费收入为54000元,如果增加到38个车位,一个月停车收入将达到114000元,一个月就要多收6万元。
而类似的情况在北京比比皆是,为了增加收入,很多地方即使划上了停车位,但是根本不按规定停车,排放整齐的车位停车时都成了斜着停,这是西直门附近的人民医院北门路侧停车位,原本南北停放的车辆,全部东西停放,原本就不宽的马路显得更加拥挤。原本可以停一台车的车位,只要一斜着,一个车位至少可以停2个半汽车,所以,如何摆放车辆,是决定着赚钱多少的秘密。
层层转包是目前北京停车位管理的一个普遍现象,停车公司拿到经营权之后,为了转嫁人员工资五险一金等费用,不断放外分包,这就最终导致城市的停车位管理“无序化”,经营“私人化”,停车收费“随意化”。
神秘公司垄断一类地区停车位 政府工作人员称问题敏感不愿多谈
划面中这些高楼林立的地方是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附近的金融街,这里聚集了包括中国人民银行在内的多家金融监管部门,还有国内外大型金融机构和国企总部,停车位成为了这里最稀缺的资源,平日来在这里办事,想找到一个车位是件难事,这里路边停车场的生意也是异常火爆,记者以承包车位的名义与这里的收费员攀谈了起来。
停车收费员:金融街这地你包不了,金融街统一的,都是有一个金融街,就像我们公司似的垄断的,明白吧。
那么小小的停车位是怎样垄断的呢?为了验证收费员说的话,记者走遍了整个金融街,结果发现,金融街多个街道路侧停车收费指示牌均显示,经营单位都是一家名为北京融路通咨询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单位。
那么这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?到底掌控着多少金融街路侧收费停车位呢?在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记者查询到了这家公司。信息显示,北京融路通咨询服务有限责任公司2000年成立,主要经营项目为经济信息咨询;建筑物清洁服务;机动车收费停车场;复印打字,注册资金仅为10万元。随后,记者又登陆了北京市交通委的官方网站,在停车场备案系统中,记者查询到,北京融路通咨询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掌控了金融街所属路段,路侧占道停车位309个,并且在金融街地区,负责路侧占道停车的公司仅此一家。
那么,北京融路通咨询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到底是怎样的一家公司,它又是怎样在金融街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段,拿到如此多的车位呢?按照北京融路通咨询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在工商局备案的注册地址,记者来到了通泰大厦B座418室。在这里我们遇到了一个更为蹊跷的事。通泰大厦B座418室大门紧闭,门上贴着一张迁址通知,但奇怪的是,落款并不是融路通公司。这个神秘的公司会在哪里呢?随后,记者来到大厦一层物业客服中心进行问询。
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:B座418有一个融路通停车公司,在这儿吗?
客服工作人员:您再重新说一下? 记者:融路通公司
客服工作人员:现在是没有这家公司 记者:没有这家公司是吗?
客服工作人员:没有
在北京金融街掌握着寸土寸金309个停车位的融路通公司到底在哪儿呢?神秘消失的公司,又是如何拿到金融街停车位经营权的呢?经过详细交谈,这家公司的收费员向记者讲述了实情。
停车管理员:这金融街属于政府的,西城区政府的买卖,都带着国字号的,国企。
记者:那你说,打个比如说这个停车位,比如外面公司公联跟你们竞争了,能拿吗?
停车管理员:金融街不给,公联不是不想拿这个,金融街不给。
记者:那要这么说,这车位属于国家资源呀。
停车管理员:他国家资源他是属于审批,我批给你,金融街当然就批给我,咱们要到那,弄得这一块,弄得这么夸张,那他给你划,市政管委,交通队,给批去,好像挺复杂的。
那么,这个神秘的融路通公司到底是怎样的一家企业呢?在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记者看到,原来这家公司的投资方是北京金融街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。自己掌握的地盘,当然由自己公司经营。那么,融路通公司是怎样经营这片停车场的呢?这位收费员说,他管着十几个车位,每个月都要完成1万块钱的任务,超出的部分他与公司进行2/8分成。在他看来,这路侧停车位简直就是一块“唐僧肉”,干这个买卖是稳赚不赔的,并且公司几乎没有什么成本,雇些收费员,定好任务,就坐等收钱了。
停车管理员:凡是这地没本的买卖,不像你开饭馆,开饭馆你还要买菜去呢。
记者:怎么没本了。
停车管理员:有什么本,这马路要不停车,他还是不是马路,人交没交养路费,你划一趟线你就收钱啊,你还收这么老贵。
金融街路侧停车位,属于一类地区停车,如果按照该公司309个车位,每个车位停放10小时,每小时按照10元收取,每月停车费收入为92700元,全年的收入将超过千万。按照规定:一类地区的缴纳标准是每个车位每天35元,309个车位全年应向政府缴纳占道费394万元。那么,这家公司缴费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?作为收取该项费用的主管部门,北京市西城区市政市容委那里是不是应该有一个明确的记录呢?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找到了主管该项工作的西城区市政市容委交通科。
记者:想跟您核实一下,停车企业缴纳占位费的事儿。
西城市政市容交通科工作人员:我们领导出去开会去了,开战略会议,下午刚走。
记者:现在哪个科在管这个事儿呀?
西城市政市容交通科工作人员:交通管理科,就是我们科。
交通科的工作人员以领导不在为由,对记者提出的问题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。对于记者提出的采访需求,他们以问题比较敏感为由,拒绝了记者的采访。
西城市政市容交通科工作人员:现在全国各地大中城市,停车费上缴财政的问题,这块应该说是比较敏感的。
一个原本公开、透明的缴费数字,在这里却变成了一个敏感问题,是什么原因,记者不得而知,采访时记者多次与西城区市政市容委联系,但直到节目播出西城区市政市容委仍然没有给出解释。
注册地址不见公司的踪影,对于这家公司每年上千万元的停车费的去向,也成为了一个不解的迷。据官方的数据显示,截至到2014年10月底,北京市共有经营性停车场有6342个,经营性停车位171.3万个,非经营性停车位约110万个左右,总计281.3万个车位。路侧占道停车场、停车位47175个,其中西城区11706个,占到了全市路侧占道停车位的近四分之一。11706个车位按照规定应该缴纳停车占道费1.45亿元,
一个注册资金只有10万元的小公司,却掌握着金融街309个停车位的经营权,每年的收费超过千万,那么它一年给政府交了多少占道费?它是怎样拿到经营权的呢?我们试图按照注册地址寻找答案,但却找不见公司的踪影,每年上千万元停车费的去向,也成为了一个谜。事实上,记者在调查时发现,这样的情况在北京远不是个例。
私划车位 层层转包并非个例
这里是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外的大屯北路,在这条街道上停车位已经划到了十字路口红绿灯下,公交站前也被划上了停车线,这里的自行车道已经完全被占据,自行车道的标记线也被压上了巨大的水泥墩。行车道被停车用的锥桶占据一多半,使得原本就不宽的马路更加拥堵,无奈之下骑车的路人只好与机动车抢道行驶。
行车道被停车用的锥桶占据一多半
根据《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》第六十三条规定
公共汽车站、急救站、加油站、消防栓或者消防队门前以及距离上述地点30米以内的路段,不得停车。交叉路口、铁路道口、急弯路、宽度不足4米的窄路、桥梁、陡坡、隧道以及距离上述地点50米以内的路段,不得停车;这些车位的划定显然违背了临时占道停车的规定。那么这些车位是谁划的?这里又有多少车位呢?
记者:你们这里批了多少呀? 停车管理员:一共批了100多个。
记者:你那里写了60多个 停车管理员:160多个吧。 记者:没有牌子啊。
停车管理员:反正就是那么划的。他们给划的,这线挺不了多长时间,过段时间还需补。
在现场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看到,大屯北路两侧停满了车辆,每隔20米就会有一名停车管理员,整条街上聚集着10多个着装统一的收费管理员。
马路两侧停满了车辆 记者:收入怎么样?一个月能拿多少钱?
停车管理员:4000、5000块钱。 记者:等于是包给你们了?
停车管理员:对。等于是我们给公司干。
根据路边收费公示牌显示,位置范围是大屯北路东段该地段这位总数为61个,经营单位为北京海源国泰停车场管理有限公司第一停车服务分公司。记者在北京市交通委网站提供停车企业备案信息中,查到了该公司的备案情况,车位数量与收费公示牌一致均为61个,这里还特别注明为道路两侧停车,北侧31个车位,南侧30个车位。
但记者在现场实地数了一下,从安立路至北苑路仅北侧一边,车位数就高达104个,实际车位比审批的31个车位,多出了73个车位。该地段属于二类地区,停车首小时每15分钟收取1.5元,每小时6元,超出1小时后,每小时10元。按照审批的61个车位,每天停放8小时,每小时按照8元计算
,一年停车费收入为142万。如果按照目前实际车位数为160个,每天停放8小时,每小时按照8元计算,一年停车收入为373万。这样一来收入比原先收入的2倍还多。这就是怎样的一家公司呢?
按照公司的注册地址,记者找到了慧忠北里309号楼1层D-7,奇怪的是,这是一家商场的底商,经营着一家美甲店。
记者:您没听说过这个海源国泰停车管理公司? 美甲店员工:没听说过。
记者:干了多少年了? 美甲店员工:两三年了。
记者:一直没有这个公司是吗?因为我们主要是找这个编号。
美甲店员工:最好就是问问物业。
随后记者来到了管理这家商场的物业公司,这里的工作人员也没有听说过这家公司。
记者:海源国泰这家公司你听说过吗? 物业工作人员:没有。
采访时记者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了解到,北京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,北京共有110多家正式备案的停车企业,其经营着5.8万个路侧占道停车位,其中包括2.1万个一类地区车位,11.7万个二类地区车位和2万个三类地区车位。按照占道费标准计算,
2013年这些有着经营权的停车管理公司应向政府缴纳近3.9亿元占道费。
北京市财政局2011年曾公布,向停车管理公司收取的占道费2009年为3372万元,2010年为2110万元,但随后3年,收入没有再公布,而对进入财政的停车费具体使用去向也没有公布,那么2010年以后停车公司向政府到底缴纳多少占道费呢?采访时,记者多次打电话、发传真联系北京市财政局沟通采访事宜,但是直到我们的节目播出也没有得到答复。最后记者只好进行电话采访。
北京市财政局工作人员:然后现在这个答复就是,因为这件事这个政策的制订是发改委,然后实施主体是交通委,牵头管理是交通委,然后具体在做这事都是各区县政府,所以现在就是看了你这些问题,我们作为财政这块真的是没法回答。
记者:陈老师,我觉得能不能这样。
北京市财政局工作人员:你不用跟我解释,因为这是我代表财政局给你的一个解释,因为这事反正现在就是这样了,就是财政不掌握里面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。
半小时观察:盘活公共资源 激发经济活力
当前,改革进入攻坚阶段,一些制约经济发展的瓶颈问题凸现。其中公共资源配置的不均衡问题,不仅严重制约了经济的可持续发展,更易滋生腐败,造成基层民众的不满情绪,增加社会的不安定因素。刚刚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2015年经济工作时强调,我国进入经济发展新常态,出现的一些趋势性变化使经济社会发展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,要高度重视、妥善应对。停车位的收费管理,只是我们政府所掌管的公共资源的一个小小的部分,此外还有行政审批、国企资产、财税体制、金融能源领域等等,这些海量的公共资源都需要我们的政府在经济新常态下,用市场的思路,用法制的手段,盘活资源,提高效率,真正为经济创造新活力,为民生服务提供切实保障。停车位虽小,但其中反映出来的是政府管理经济,处理经济新问题的一种能力。

北京停车位多重倒手 三年数亿停车费去向不明
停车位作为城市的公共资源,一直备受群众关心。按照官方公布的停车位的数量,经过简单计算就可得出每年的停车费应该是数以亿计的巨额资金,但奇怪的是,2009年、2010年北京从停车公司所收上来的占道费只有两三千万,而最近的三年停车费究竟收上来多少,居然没有人能说得清。停车位作为稀缺的公共资源,它属于公共,得自于公共,也应该用于公共,那么这笔钱究竟去哪儿了呢?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从北京的一位停车收费员开始展开了调查,来看看他的新发现。
车位层层转包 停车收费员每天工作10小时只为完成承包任务
这是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在北京建国门附近停车场拍摄到的画面,在这个停车场,我们认识了收费员老张。这一天,北京的气温骤降,寒风中老张一边看着车,一边吃着自己的午饭。
记者:这一天真挺忙的,我看你吃饭都拿着包子?
停车收费员老张:我跟你说我一顿饭吃两个小时。 记者:什么意思?
停车收费员老张:就是说吃个饭,车来了放下照顾车, 一顿饭到两小时。
记者:一顿饭吃下来得两个小时,真辛苦,我看你紧跑。
停车收费员老张:没有时间吃饭。
就在和记者攀谈的过程中,老张发现又停进来一辆车。他放下手中吃了一半的包子,快步上前将计时收费条夹在了汽车的风挡玻璃前。
记者:那像你们打工的一个月给你们开工资是吗? 停车收费员老张:对。
记者:那能开多少钱一个月? 收费员老张:5000。
老张告诉记者,干停车收费这个行当挣的都是辛苦钱,每个月这5000块钱并不好挣,甭管是风吹日晒,还是酷暑寒冬,每天都要守在路边,起早贪黑地忙活。
记者:早晨几点开始收的? 停车收费员老张:7点到11点。 记者:一天啊。
停车收费员老张:16个小时。 记者:整整是一天。
停车收费员老张:一天16个小时。7点11点。
在建国门附近这个停车场,老张已经干了两年了,365天,老张几乎每天都得上班,每天十多个小时拼命工作,由于没有底薪,想要拿到5000元的工资就必须要完成承包任务。
记者:一天多少任务给你定? 停车收费员老张:一天他是一个月多少钱。
记者:一个月多少钱您这样收? 停车收费员老张:两万。 记者:一个月两万。
停车收费员老张:对。 记者:那你们这个是一个月一交,还是每天交。
停车收费员老张:一个月一交。 记者:一个月一交。
停车收费员老张:这个钱交不上扣工资,钱要多余的提成。
记者:那怎么提,多余的? 停车收费员老张:三七提。
老张负责看管收费的这片车位,位于东长安街延长线建国门外的建华南路,这个地区属于北京市商务中心区的核心地区。按照北京市的规定,这个地区属于一类停车场,收费标准一台车每小时10元钱,每个车位公司要上交35元。老张说,这些停车位被他和另外一个管理员承包下来,以这个路口为界,路口南侧这个区域25个车位归他管理,每个月完成2万元的任务。
我们给老张算了一笔账,按照每天8小时计算,每个小时一个车位10元,8个小时应收80元,25个车位每月应该收入6万元。每天公司除了每月派人收钱以外,对于他们这些收费管理员根本没有什么管理。
记者:那平常你们会去公司吗让你们? 停车收费员老张:不去。
记者:不去,你去过公司吗? 停车收费员老张:没去过。
记者:从来没去过。那你见过老板吗? 停车收费员老张:没有。
记者调查发现,有着停车管理经营权的都是各个停车管理公司,但是这些停车公司自己经营的很少,很多路侧停车场都被他们转包出去,有的转包给其他的公司,有的直接转包给个人,有些停车位甚至会转包几次,承包的方式也是五花八门。
北京市朝阳区工人体育馆北路,路侧停车场停车管理员李师傅,今年46岁,干停车收费员这行已经2年多了。今年10月初,李师傅个人承包了工人体育场北路北侧,二环路至春秀路口35个路侧停车位,这个地方属于一类地区,按规定每小时停车费10元钱,我们按照工作8小时计算,李师傅每个月应收停车费84000元,不过,李师傅说,他承包的这些车位远离商场、写字楼等繁华地段,很多时候,都停不满,所以承包费也相对比较便宜,李师傅每个月要交纳承包费一万元。
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:你们就交给段长,你们就每月15号交钱,给他们交,是先交钱,还是1万块钱,还是说到月底给他1万。
停车收费员李师傅:肯定是先交钱才给上岗。
用李师傅的话说,他属于“先交租子,再干活”。每月不管赚不赚钱,必须先交1万承包费,然后剩多剩少就是自己赚的。对于35个车位1万元的承包费,李师傅坦言并不高。
记者:一个月收费,你觉得你一个月收1万35个车位,在你们收费里面算高算低啊?
停车收费员李师傅:低的。 记者:高的收多少钱任务?
停车收费员李师傅:高的有9个,一个月交2万8。 记者:9个车位2万8。
李师傅承包的车位并不是一个人干,35个车位一个人照顾不过来,于是李师傅还找了一个合伙收费的,据李师傅介绍说他的这个合伙人,就是9个车位2万8的承包者,由于承包费太高,根本挣不到钱,干不下去了,随后才找到李师傅共同承包了这里的车位。李师傅告诉记者,他的车位并不是直接与停车管理公司承包的车位,严格地说他这些车位,应该算是他“三包”到手的,车位是“三包”,对于他个人来说是“三无”即没有与停车公司签订合同,也没有底薪,更没有保险,生活也就没有了保障。在他看来,最赚钱的还是拿到这个路段经营权的停车管理公司。
在李师傅看来最赚钱的还是拿到路段经营权的停车管理公司
停车收费员李师傅:老板不但是挣钱,老板有二老板,还有三老板,老板不用什么,什么事二老板,二老板又给三老板,就是段长。
记者:这就是,那相当于这就是坐在家里头等着收钱就行了。
停车收费员李师傅:对。根据北京市现行非居住区占道停车场划分为3类区域。一类地区每小时10元,超出1小时后,按照每15分钟收取3.75元,每小时15元。二类地区每小时6元,超出1小时后,按照每15分钟收取2.25元,每小时10元。三类地区每小时2元,超出1小时后,按照每15分钟收取0.75元,每小时3元。一、二、三类地区晚上9点至次日7点每2个小时收取1元。
不过,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在调查时发现,由于一类地区停车费高,所以实际收费过程中很难严格按照标准收取,收费员和车主讨价还价的情况非常普遍。除此之外,为了多赚钱,超出规定停车总数,见缝插针的情况随处可见。
超出规定停车总数 见缝插针的情况随处可见
建国门外的建华南路,路边收费指示牌上清楚地显示,停车位的经营者是北京远安停车管理有公司,车位总数只有18个。但在这里停放的车辆并没有按照规定停放到停车线内,几乎全部是竖着并排停放。记者在现场仔细数了一下,共停放了38辆车,比规定的多出了一倍。这样一来,收入必然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如果按照18个车位计算,每个车位停放10小时,每小时按照10元收取,一个月停车费收入为54000元,如果增加到38个车位,一个月停车收入将达到114000元,一个月就要多收6万元。
而类似的情况在北京比比皆是,为了增加收入,很多地方即使划上了停车位,但是根本不按规定停车,排放整齐的车位停车时都成了斜着停,这是西直门附近的人民医院北门路侧停车位,原本南北停放的车辆,全部东西停放,原本就不宽的马路显得更加拥挤。原本可以停一台车的车位,只要一斜着,一个车位至少可以停2个半汽车,所以,如何摆放车辆,是决定着赚钱多少的秘密。
层层转包是目前北京停车位管理的一个普遍现象,停车公司拿到经营权之后,为了转嫁人员工资五险一金等费用,不断放外分包,这就最终导致城市的停车位管理“无序化”,经营“私人化”,停车收费“随意化”。
神秘公司垄断一类地区停车位 政府工作人员称问题敏感不愿多谈
划面中这些高楼林立的地方是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附近的金融街,这里聚集了包括中国人民银行在内的多家金融监管部门,还有国内外大型金融机构和国企总部,停车位成为了这里最稀缺的资源,平日来在这里办事,想找到一个车位是件难事,这里路边停车场的生意也是异常火爆,记者以承包车位的名义与这里的收费员攀谈了起来。
停车收费员:金融街这地你包不了,金融街统一的,都是有一个金融街,就像我们公司似的垄断的,明白吧。
那么小小的停车位是怎样垄断的呢?为了验证收费员说的话,记者走遍了整个金融街,结果发现,金融街多个街道路侧停车收费指示牌均显示,经营单位都是一家名为北京融路通咨询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单位。
那么这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?到底掌控着多少金融街路侧收费停车位呢?在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记者查询到了这家公司。信息显示,北京融路通咨询服务有限责任公司2000年成立,主要经营项目为经济信息咨询;建筑物清洁服务;机动车收费停车场;复印打字,注册资金仅为10万元。随后,记者又登陆了北京市交通委的官方网站,在停车场备案系统中,记者查询到,北京融路通咨询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掌控了金融街所属路段,路侧占道停车位309个,并且在金融街地区,负责路侧占道停车的公司仅此一家。
那么,北京融路通咨询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到底是怎样的一家公司,它又是怎样在金融街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段,拿到如此多的车位呢?按照北京融路通咨询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在工商局备案的注册地址,记者来到了通泰大厦B座418室。在这里我们遇到了一个更为蹊跷的事。通泰大厦B座418室大门紧闭,门上贴着一张迁址通知,但奇怪的是,落款并不是融路通公司。这个神秘的公司会在哪里呢?随后,记者来到大厦一层物业客服中心进行问询。
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:B座418有一个融路通停车公司,在这儿吗?
客服工作人员:您再重新说一下? 记者:融路通公司
客服工作人员:现在是没有这家公司 记者:没有这家公司是吗?
客服工作人员:没有
在北京金融街掌握着寸土寸金309个停车位的融路通公司到底在哪儿呢?神秘消失的公司,又是如何拿到金融街停车位经营权的呢?经过详细交谈,这家公司的收费员向记者讲述了实情。
停车管理员:这金融街属于政府的,西城区政府的买卖,都带着国字号的,国企。
记者:那你说,打个比如说这个停车位,比如外面公司公联跟你们竞争了,能拿吗?
停车管理员:金融街不给,公联不是不想拿这个,金融街不给。
记者:那要这么说,这车位属于国家资源呀。
停车管理员:他国家资源他是属于审批,我批给你,金融街当然就批给我,咱们要到那,弄得这一块,弄得这么夸张,那他给你划,市政管委,交通队,给批去,好像挺复杂的。
那么,这个神秘的融路通公司到底是怎样的一家企业呢?在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记者看到,原来这家公司的投资方是北京金融街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。自己掌握的地盘,当然由自己公司经营。那么,融路通公司是怎样经营这片停车场的呢?这位收费员说,他管着十几个车位,每个月都要完成1万块钱的任务,超出的部分他与公司进行2/8分成。在他看来,这路侧停车位简直就是一块“唐僧肉”,干这个买卖是稳赚不赔的,并且公司几乎没有什么成本,雇些收费员,定好任务,就坐等收钱了。
停车管理员:凡是这地没本的买卖,不像你开饭馆,开饭馆你还要买菜去呢。
记者:怎么没本了。
停车管理员:有什么本,这马路要不停车,他还是不是马路,人交没交养路费,你划一趟线你就收钱啊,你还收这么老贵。
金融街路侧停车位,属于一类地区停车,如果按照该公司309个车位,每个车位停放10小时,每小时按照10元收取,每月停车费收入为92700元,全年的收入将超过千万。按照规定:一类地区的缴纳标准是每个车位每天35元,309个车位全年应向政府缴纳占道费394万元。那么,这家公司缴费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?作为收取该项费用的主管部门,北京市西城区市政市容委那里是不是应该有一个明确的记录呢?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找到了主管该项工作的西城区市政市容委交通科。
记者:想跟您核实一下,停车企业缴纳占位费的事儿。
西城市政市容交通科工作人员:我们领导出去开会去了,开战略会议,下午刚走。
记者:现在哪个科在管这个事儿呀?
西城市政市容交通科工作人员:交通管理科,就是我们科。
交通科的工作人员以领导不在为由,对记者提出的问题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。对于记者提出的采访需求,他们以问题比较敏感为由,拒绝了记者的采访。
西城市政市容交通科工作人员:现在全国各地大中城市,停车费上缴财政的问题,这块应该说是比较敏感的。
一个原本公开、透明的缴费数字,在这里却变成了一个敏感问题,是什么原因,记者不得而知,采访时记者多次与西城区市政市容委联系,但直到节目播出西城区市政市容委仍然没有给出解释。
注册地址不见公司的踪影,对于这家公司每年上千万元的停车费的去向,也成为了一个不解的迷。据官方的数据显示,截至到2014年10月底,北京市共有经营性停车场有6342个,经营性停车位171.3万个,非经营性停车位约110万个左右,总计281.3万个车位。路侧占道停车场、停车位47175个,其中西城区11706个,占到了全市路侧占道停车位的近四分之一。11706个车位按照规定应该缴纳停车占道费1.45亿元,
一个注册资金只有10万元的小公司,却掌握着金融街309个停车位的经营权,每年的收费超过千万,那么它一年给政府交了多少占道费?它是怎样拿到经营权的呢?我们试图按照注册地址寻找答案,但却找不见公司的踪影,每年上千万元停车费的去向,也成为了一个谜。事实上,记者在调查时发现,这样的情况在北京远不是个例。
私划车位 层层转包并非个例
这里是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外的大屯北路,在这条街道上停车位已经划到了十字路口红绿灯下,公交站前也被划上了停车线,这里的自行车道已经完全被占据,自行车道的标记线也被压上了巨大的水泥墩。行车道被停车用的锥桶占据一多半,使得原本就不宽的马路更加拥堵,无奈之下骑车的路人只好与机动车抢道行驶。
行车道被停车用的锥桶占据一多半
根据《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》第六十三条规定
公共汽车站、急救站、加油站、消防栓或者消防队门前以及距离上述地点30米以内的路段,不得停车。交叉路口、铁路道口、急弯路、宽度不足4米的窄路、桥梁、陡坡、隧道以及距离上述地点50米以内的路段,不得停车;这些车位的划定显然违背了临时占道停车的规定。那么这些车位是谁划的?这里又有多少车位呢?
记者:你们这里批了多少呀? 停车管理员:一共批了100多个。
记者:你那里写了60多个 停车管理员:160多个吧。 记者:没有牌子啊。
停车管理员:反正就是那么划的。他们给划的,这线挺不了多长时间,过段时间还需补。
在现场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看到,大屯北路两侧停满了车辆,每隔20米就会有一名停车管理员,整条街上聚集着10多个着装统一的收费管理员。
马路两侧停满了车辆 记者:收入怎么样?一个月能拿多少钱?
停车管理员:4000、5000块钱。 记者:等于是包给你们了?
停车管理员:对。等于是我们给公司干。
根据路边收费公示牌显示,位置范围是大屯北路东段该地段这位总数为61个,经营单位为北京海源国泰停车场管理有限公司第一停车服务分公司。记者在北京市交通委网站提供停车企业备案信息中,查到了该公司的备案情况,车位数量与收费公示牌一致均为61个,这里还特别注明为道路两侧停车,北侧31个车位,南侧30个车位。
但记者在现场实地数了一下,从安立路至北苑路仅北侧一边,车位数就高达104个,实际车位比审批的31个车位,多出了73个车位。该地段属于二类地区,停车首小时每15分钟收取1.5元,每小时6元,超出1小时后,每小时10元。按照审批的61个车位,每天停放8小时,每小时按照8元计算
,一年停车费收入为142万。如果按照目前实际车位数为160个,每天停放8小时,每小时按照8元计算,一年停车收入为373万。这样一来收入比原先收入的2倍还多。这就是怎样的一家公司呢?
按照公司的注册地址,记者找到了慧忠北里309号楼1层D-7,奇怪的是,这是一家商场的底商,经营着一家美甲店。
记者:您没听说过这个海源国泰停车管理公司? 美甲店员工:没听说过。
记者:干了多少年了? 美甲店员工:两三年了。
记者:一直没有这个公司是吗?因为我们主要是找这个编号。
美甲店员工:最好就是问问物业。
随后记者来到了管理这家商场的物业公司,这里的工作人员也没有听说过这家公司。
记者:海源国泰这家公司你听说过吗? 物业工作人员:没有。
采访时记者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了解到,北京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,北京共有110多家正式备案的停车企业,其经营着5.8万个路侧占道停车位,其中包括2.1万个一类地区车位,11.7万个二类地区车位和2万个三类地区车位。按照占道费标准计算,
2013年这些有着经营权的停车管理公司应向政府缴纳近3.9亿元占道费。
北京市财政局2011年曾公布,向停车管理公司收取的占道费2009年为3372万元,2010年为2110万元,但随后3年,收入没有再公布,而对进入财政的停车费具体使用去向也没有公布,那么2010年以后停车公司向政府到底缴纳多少占道费呢?采访时,记者多次打电话、发传真联系北京市财政局沟通采访事宜,但是直到我们的节目播出也没有得到答复。最后记者只好进行电话采访。
北京市财政局工作人员:然后现在这个答复就是,因为这件事这个政策的制订是发改委,然后实施主体是交通委,牵头管理是交通委,然后具体在做这事都是各区县政府,所以现在就是看了你这些问题,我们作为财政这块真的是没法回答。
记者:陈老师,我觉得能不能这样。
北京市财政局工作人员:你不用跟我解释,因为这是我代表财政局给你的一个解释,因为这事反正现在就是这样了,就是财政不掌握里面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。
半小时观察:盘活公共资源 激发经济活力
当前,改革进入攻坚阶段,一些制约经济发展的瓶颈问题凸现。其中公共资源配置的不均衡问题,不仅严重制约了经济的可持续发展,更易滋生腐败,造成基层民众的不满情绪,增加社会的不安定因素。刚刚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2015年经济工作时强调,我国进入经济发展新常态,出现的一些趋势性变化使经济社会发展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,要高度重视、妥善应对。停车位的收费管理,只是我们政府所掌管的公共资源的一个小小的部分,此外还有行政审批、国企资产、财税体制、金融能源领域等等,这些海量的公共资源都需要我们的政府在经济新常态下,用市场的思路,用法制的手段,盘活资源,提高效率,真正为经济创造新活力,为民生服务提供切实保障。停车位虽小,但其中反映出来的是政府管理经济,处理经济新问题的一种能力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